您现在的位置: 破洛洛 >> 建站学院 >> 网站运营 >> 网站推广 >> 正文

“薅羊毛党”来袭,惹不起,怎么办?

作者:佚名 来源:chinaz 更新时间:2017-6-24
分享到

搞活动总是有用户钻空子,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引来一大群的薅羊毛党,组团刷我们的“活动副本”,把“装备”占有了就撤,惹不起,怎么办?

对于运营来说,辛辛苦苦策划并发布一个活动,却意外的招来一大批非目标用户,或者明明也是教育良久的目标用户偏偏不按着正常规则套路走,就是要薅平台或产品的“社会主义羊毛”,带来的结果是利益损失、用户有效性下降、用户留存率受损、正常用户权益无法保障等多重悲剧。面对这些猖獗的“薅羊毛党”,真真是让运营一个头两个大。今天就说说怎么和这帮“薅羊毛党”斗智斗勇那些事:

“薅羊毛党”定义

薅羊毛,也就是拔羊毛。这个词的衍生含义一般认为起源于赵本山春晚的小品《昨天.今天.明天》,里面的白云为了给老板织毛衣,利用工作之便拔羊毛织毛线,她这一行为被说成是“薅社会主义羊毛,挖社会主义墙角”,简单点说就是:占国家和人民的小便宜。

百度百科将这个词分成了两个词进行解释,一个是“薅羊毛”,一个是“羊毛党”,解释其实都差不多,就是说有这么一群人,利用互联网平台的一些优惠活动的漏洞,然后去占便宜,而这种人在金融领域最多。其实,我觉得薅羊毛党人的出没,并不仅仅是优惠活动,而是在互联网的世界里,哪里有便宜可占,哪里就有“薅羊毛党”的身影。

为什么“薅羊毛党”有人爱有人恨?

虽然总是忙着占便宜,但薅羊毛党也不算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相反,目前的“薅羊毛党”之所以能够发展成为团队作业,甚至有专门的薅羊毛微信群、薅羊毛网站、薅羊毛APP等产品的出现,关键除了薅羊毛党队伍庞大之外,还是因为他们所薅的“羊”们有的恨他们,但也有些对他们并不讨厌甚至默许和喜欢他们的存在:

初建平台喜欢薅羊毛党:本来只有小猫三两只,这下好歹有点人气,能够扩散点影响力,被薅羊毛党占点小便宜总比去电视台或者户外一砸好几百万的广告省钱省力点。

做乙方喜欢薅羊毛党:跟客户承诺了要完成多少多少的KPI,与其找供应商去刷机械粉或者假数据量,不如来帮薅羊毛党玩一玩,好歹是群真人在玩,和客户也好交代一点。

融资平台喜欢薅羊毛党:为了数据好看,向投资人展示,也给市场注一点兴奋剂,才不管你是不是在薅投资人的羊毛呢,甚至还要主动去影响更多的薅羊毛的人来玩,因为只有这样用户量活跃量的数据才更高啊。

小品牌小产品喜欢薅羊毛党:都愿意玩免费策略、倒贴策略只想着多一点关注度和影响力了,才不在乎你来的到底是阿猫还是阿狗呢。

但是估计大多数的产品运营人员还是拿“薅羊毛党”很头大,主要是基于羊毛党的存在容易导致以下“六失”:

运营成本失控:本来打算好预计1000人参加运营成本一人20,也就20000块,结果前仆后继的薅羊毛党组团过来,10000个就成了20万,分分钟运营成本翻倍。数据样本失真:我给做调研的用户送2元红包,薅羊毛党一拥而上信手填答案,完全冲着红包而来,调研获得的数据真实性难以取证。数据有效性失常:原本平台有自己的精准用户类型,比如经营参考平台的用户希望是老板,一直也靠内容把用户控制在精准范围内,结果被薅羊毛党一突袭,平台用户瞬间鱼龙混杂,有效用户难以判断。运营公正性失信:本来想给平台粉丝来场公平公正的活动的,谁知道薅羊毛党组团刷单,排名靠前的全部是羊毛族,让其他按规则参与的用户只能暗自神伤。平台服务器失效:在平台进行活动的时候,羊毛党的大量集中涌入,还会加重服务器的负担,最终有可能导致平台的服务功能失效,影响到正常工作的运行。平台发展失衡:一哄而上,皆为利来;一哄而散,皆为利往。薅羊毛族对于平台没有粘性,更不用提忠诚度,别的平台有利益就逐利而去,结果平台时而高峰时而低谷,用户留存率难以保障,平台发展整体失衡。常见“薅羊毛党”分类

互联网平台薅羊毛党活跃,甚至已经发展出各种“薅羊毛”产业,总结起来,现在的“薅羊毛党”大概可以分为以下种类:

刷单族:利用刷单或刷号的软件,或者收集很多的用户信息,针对某一平台、某一活动进行刷单刷票刷量等的工作,从而刷取赢得平台利益的机会。常见的比如:投票活动刷票;利用多个手机提交虚假信息刷量等;任务族:完成平台发布的指定任务获取相应的利益。这些任务可能是注册、完成问卷、绑定身份证/银行卡等信息获取型,也可能是玩游戏、点广告、看视频等娱乐型,不管平台的目标用户是谁要达成何种目标,薅羊毛党都只把这些任务当成一个获得利益的渠道。黄牛族:黄牛也是薅羊毛族群中的一员,而且羊过拔毛,黄牛党利用信息获取的及时性、设备的领先性以及团体合作的力量,通常会对一些有明显热度的产品进行垄断,进而再以高价转手获取利益。黑客族:黑客通常是利用平台安全的漏洞,直接攻克产品或平台的防护机制,进而套取大量的利益,甚至将羊毛薅光。比如经常有积分商城被黑客攻击,将一些直充型的产品兑光,套走利益后走人。也有黑客以数据为攻克目标,卖数据为获利方式。漏研族:专门研究各个互联网平台发布的优惠活动中间存在的漏洞,进而通过破解手段去得到相应的利益。比如支付宝的VR红包通过搜索网上图片破解获取,比如共享单车的红包网上也有专门的如何足不出户破解的方案,薅羊毛族通过这些破绎方式也能够获益匪浅。

据说,现在的薅羊毛党,有的有手机数10部,各个平台账号上百个,月收入少的几百块,多的甚至达到上万元不等。也难怪现在的平台管理者和运营人员有时候提“羊毛”变色了。

如何应对“薅羊毛党”

我们的平台也曾经被“羊毛党”攻击过数回,几乎前面的“六失”都经历过,也正是有过惨痛的教训,在这些教训中也总结出了一些应对“薅羊毛党”的经验,也许不算成熟,与大家分享,希望能够带给有同样困扰的朋友一些启示吧!

规则制定期:预防“薅羊毛党”

薅羊毛党的出没与平台制定的一定利益规则总是息息相关。所以在进行规则制定期,就一定要有风险意识,充分考虑到如果存在薅羊毛党,事情会如何发展:

设置利益获取上限:比如对于一些返现返利的活动,需要考虑到一个正常的人最高能够完成的量的多少,并且设置上限,从而避免刷单造成的大量损失。比如推荐用户得红包,一个正常的人我们可能认为一天推荐的新朋友不会超过100个,那么就应该将上限设置在100,而不是上不封顶。设置防范风险提示:比如对于抽奖投票等活动,在规定制定期就应该提出,如果有人通过刷单刷票等形式违规操作,平台有权取消其参与资格或相应奖励。以避免在后期发现刷单刷票后却只能放任不
转载请注明:破洛洛(谢谢合作)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

    最新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