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破洛洛 >> 建站学院 >> 网站运营 >> 站长茶馆 >> 正文

2017年,谁能率先在直播市场取得寡头的席位?

作者:佚名 来源:chinaz 更新时间:2017-3-5
分享到

内外交困,直播商业化寡头博弈困境:向左或是向右走?

2017 年伊始,直播市场就好不热闹。先是 2017 年 1 月前后国家相关部门严查了“无证”及违规直播平台,高达 9 万个直播间被关闭,超过 3 万个主播账号被封禁……接着 2 月份,随着光圈直播倒闭,倒闭和亏损等负面字眼也缠绕在直播市场中。而政策与乱象之外,我们可以肯定的是,这个被热炒了数年的直播市场将在 2017 年迎来洗牌。那么是背靠微博的一下科技(一直播母公司)、欢聚时代(YY直播母公司)和陌陌等“大佬”主宰市场,还是说将有后起之秀后发制人?

内外交困,直播市场春风不得意

据相关数据统计, 2016 年中国共有大大小小 300 多家直播平台,在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中,“美女”和“色情”等荷尔蒙刺激元素是众多直播平台“吸睛”的主要手段。庞大的直播流也平台内容监管带来挑战。 2016 年至今,直播平台上的涉黄、涉暴甚至涉毒的直播内容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从 2016 年下半年至今,《关于加强网络表演管理工作的通知》、《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和《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等多个针对直播市场的规定相继实施。

至此,问题已经搬上台面——那些曾打“色情”擦边球的直播平台,色情经济被大幅缩减,收入单一,依靠打赏的他们如今又该何以为继?

另一方面,直播市场的大多数参与者都处在赔本赚吆喝的沼泽地中。最近的事件是今年 2 月中旬,光圈直播这家早在 2015 年 9 月就已拿到 1250 万元人民币天使轮融资、估值高达 5 亿元人民币的直播平台,突然倒闭,背后的原因让人深思。更重要的是,光圈直播的倒下并不是个例。据不完全统计,在国内 300 多家直播平台中,1/ 10 的平台已经死亡,如微播、网聚直播、猫耳直播、咖喱直播、爱闹直播、趣直播和美瓜直播等数十家直播平台销声匿迹。同样,国外市场也是类似, 2016 年 10 月,“直播鼻祖”Meerkat死亡,令人唏嘘不已。它曾有百万用户,走红时估值高达 4000 万美元,但在 2016 年被推特收购后,夹在Periscope和Facebook Live之间依旧无法苟延。

在这样一种内外交困的现状之下,不少业内人士认为直播行业如果不能在商业变现方面有所突破,很有可能在百播争鸣后留下一地鸡毛。

亏损与倒闭之外,寡头化初现端倪

没错,种种迹象表明, 2017 年很有可能成为直播市场的洗牌期。截至 2016 年 11 月 30 日,全国共有 31 家直播公司完成共 36 起融资,涉及总金额108. 32 亿元人民币。然而 2016 年直播行业整体营收只比融资总额高出1/3,这样的数据放在任何一个行业都是畸形的发展状态。因此可以断定 2017 年,那些资金薄弱或变现跟不上的中小直播平台将被扫地出门,而一些跑在市场前列的直播公司将更具话语权。

纵观当前市场,问哪些直播公司有“寡头像”呢?从一下科技(一直播母公司)、欢聚时代(YY直播母公司)和陌陌三家公司身上可窥一二。

一下科技,旗下三个移动视频平台——秒拍、小咖秀和一直播。根据今年 2 月下旬,微博发布的 2016 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显示,截至 2016 年底,微博月活跃用户全年净增长 7700 万人,至3. 13 亿人,移动端占比90%。同时,微博的盈利能力进一步提升, 2016 年第四季度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运营利润率达到35%。微博的二次崛起离不开一下科技的移动视频业务支撑。

而同时,微博也是一下科技最大的投资方,二者无论从资金或是业务方面,关系都相当密切。自 2013 年,微博一共参加一下科技 4 轮投资,累计投资1. 9 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财报中还显示,微博在视频和直播上的布局已经取得一定成效, 2016 年 12 月,微博视频的日均播放量相比上一年同期大幅增长了713%,广告和营销营收较上年同期增长47%,至1. 295 亿美元。言外之意,为微博提供短视频和直播服务的一下科技的商业价值增长也必定可观。这也是为什么说一下科技有“寡头像”的原因——背靠微博,产出的内容又反哺微博,发展势头正猛。

当然,如此大的直播市场,注定不会是一个人的狂欢。 2016 年直播收入最高的是YY的母公司欢聚时代,其 2016 年第三季度净营收为20. 898 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为4. 000 亿元人民币,而它的直播服务营收17. 904 亿元人民币,在整体营收中占比达85.67%。此外,欢聚时代CEO陈洲还表示, 2015 年第四季度至 2016 第三季度这一年中,直播共为欢聚时代带来约 80 亿元人民币收入。由此可见,欢聚时代不仅在直播市场赚钱了,发展势头也同样凶猛。

同样,作为仅次于微信和QQ的移动社交平台,陌陌 2016 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直播业务产生营收1. 086 亿美元,占陌陌整体收入(1. 57 亿美元)的69.17%。可见,陌陌接下来必定会将直播视为公司核心业务。

除了这些,诸如映客和花椒直播等平台也有“寡头像”,他们的月活跃用户数都比较多,其中映客在 2016 年 9 月的数据统计中,月活跃用户数达到了惊人的1. 13 亿人。

步履蹒跚,直播市场问题出在哪里?

虽然寡头化时代即将来临,但不可否认的是,目前直播市场还存在诸多问题。即使是上述的具有“寡头像”的一下科技等直播公司,也不能高兴得太早,就更别提那些行走在亏损与倒闭边缘的中小直播平台了。

据业内相关媒体测算,目前大部分直播平台不算主播和员工的人力成本,光是带宽费用成本就在 3000 万元人民币以上。以虎牙为例, 2016 年第三季度该平台营收约1. 97 亿元人民币,成本却接近2. 7 亿元人民币,亏损超过 7200 万元人民币。以此类推,中小型直播平台虽然成本费用相对降低,但营收也同步降低,亏损照旧。所以变现问题不解决,而融资又跟不上,那么故事的结局可以参考光圈直播。

其次,资本遇冷。资本市场进入寒冬是整个互联网领域遇到的困境,任谁也不能一时半会改变这个大环境。而在这个大环境下,资本变得越发谨慎起来,可预测 2017 年直播市场的补贴烧钱是不大可能发生了,投资数量和金额也将会断崖式下跌。那变现能力差的直播平台又该怎么办?

最后,直播平台内容同质化。随着直播产业的不断演进和分化,业内人士将直播内容分为三大主流模式——游戏、秀场和泛生活。但这为数不多的三种模式,往往会很快就使用

转载请注明:破洛洛(谢谢合作)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