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破洛洛 >> 建站学院 >> 网站运营 >> 站长茶馆 >> 正文

在这场无人可逃的「饥饿游戏」中,流量「灰产」养活了无数羊毛党、中介、内鬼

作者:佚名 来源:chinaz 更新时间:2017-3-1
分享到

短短3年,互联网的获客成本从几元飙升到数千,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甚至上万。不可忽视的一点是,一条灰色流量悄然形成,所有人如寄生虫,附在上面吸食暴利。

羊毛党、内鬼、流量中介、甚至创始人和VC投资人,都参与其中,获客成本中一半的钱,在欺骗中,被层层盘剥、吞噬干净。这是流量成本暴增的重要原因。

流量竞争,就如一场无人可逃的饥饿游戏,所有的人都加入到流量灰产中,被迫狂奔,避免被人「猎杀」的命运。

141847194.jpg

流量中介,我四你六

“利润的提成是,四六分,我六,你四”,秦广志是一名专门负责“羊毛刷单渠道”的推广专员。

他所在的公司专门给互金平台“冲量”,他自称公司获得过“百度贴吧金牌代理商”,拥有一大波互金客户。

他给客户的返点,已经到了“四六”的匪夷所思的价位,然而,这才将将喂饱客户。

为了开拓客户,在互金平台推广需求的帖子下面,秦广志都会留了自己的QQ,他甚至给所有互金公司的运营人员群发邮件、短信。

他们需要靠着疯狂地进攻,去抢夺客户,因为,一单就意味着暴利。

在这个灰色产业链中,这些流量中介,起到了一个重要的枢纽作用。

他们对下,集结羊毛党,号令千军万马,帮助平台刷量;对上,拉拢公司入局,并给予巨额返现。

他们是流量灰产的推波助澜者,是所有利益的汇聚之地。

这条产业链的暴利,已达到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步。

秦广志说,以前行业最好的时候,ROI(投资回报率)可以达到1:300,相当于投放1块钱的推广费,会有收获300块钱的投资金额。

然而,现在ROI达到1:30,已算不错的成绩单。因此,一般一家公司,试图获得1千万的投资额,就会准备30多万的投放预算。

这笔钱一旦到了秦广志手中,他就会开始召唤“羊毛党头子”,让他们号令羊毛大军去平台注册。

1488081020500492.jpeg

第二客栈的创始人包子(网名),曾带领数千羊毛大军,征战南北,是圈内著名的羊头。

“一般中介找过来,会给羊毛头子一定的提成,一些知名的大平台,返点比较低,只有千分之一,一些小的平台则更高,达到百分之一”,包子称。

换算下来,千万投资金额,羊毛头子可拿到1万到10万不等——当然,这些钱不是羊毛头子一人所得,他下面还会有层层羊毛代理,逐级分食。

也就是说,近30万的推广费,如果通过刷羊毛的方式,只需要1到10万的成本,剩下的20多万,全是秦广志和客户的分红。至少推广费用的60%,被灰产分食。

“一个月投放100万,都别想砸出点动静,投放一千万,那只是刚算入场。”一家知名平台前运用推广负责人称,各家平台一年线上推广费用,已开始用亿计算。

在如此疯狂的推广下,将喂肥这条产业链多少吸血者?

这就是行业现状,互金行业进入的是一个“无流量,则死”的时代,羊毛党再也不是一个神秘的话题。曾经的羊毛党,让平台恨之入骨。一个小平台,轻易就被羊毛大军薅干。

2015年11月,快操盘推出“充1分钱返500元”的促销活动,被网友发现系统漏洞,导致“羊毛族”蜂拥而上,无限制提款,一夜被薅近亿。

有时候平台不得不找过来,找到包子“求放过”。此时,平台方对于羊毛党的绞杀,也毫不手软。

2015年底,一个羊毛党被借贷宝举报后面临十年刑期制裁。

“撸得太狠,被监管部门盯上,躲到山沟里的羊毛头子也不少”,一个资深羊毛党称。

后来,双方又进入一个“又爱又恨”的阶段,为了冲量,有时候也不得不需要羊毛党来“补补数据”。

“然而到了现在,互联网金融的羊毛党,已到达变态的地步”,包子称,很多中小平台,被羊毛党所“劫持”——一旦羊毛大军撤出,平台甚至面临倒闭。

这是一个惨烈的结局。当真实的投资用户难在寻觅,获客成本高如天际后,一些小平台,不得不暂时依靠着羊毛党,苟延残喘地活着。

“一个真实的投资用户的获客成本,至少上千,100万的投资预算,最多转化一千个投资用户,如此惨烈的数据,怎么可能签得下订单?”秦广志称,因为“真假”数据成本相去甚远,只能“真假掺和”。

“我和一些创业者说了,很多中介就是数据造假,但他们也没有办法,太低的数据,他们无法签合同”,51理财的CEO刘思宇称,就因为双方的这种不信任,更是加大了流量投放的磨合成本。

如今,这门见不得光的生意正在洗白——羊毛党从游兵散将,向组织集体发展。

这些“集团军”多以渠道代理商,广告代理商的名义包装。买一个“某某金牌代理商”的名号,“羊毛业务”就可以堂而皇之上线。

“目前大部分广告公司的CPS(Cost Per Sales按销售付费),实际上都是羊毛党的专场”,包子觉得,行业正在畸形,“以前还有真实的投资者,现在羊毛就是CPS,根本不会有什么续投和留存。”

“什么样的流量结算方式,我们都可以做,主要看你们的KPI,如果需要羊毛,我们也可以做”,一本财经暗访了十家渠道代理商,九家明确表示可以接羊毛业务,剩下那一家也委婉默认。

“薅羊毛”这门生意不仅在广告代理届,成功洗白,在互金企业内部,它也开始趋于正规化。

某互金平台市场部负责人透露,一些互金平台为了减低获客成本,在市场部中,专设了一个“羊毛部”。

“羊毛部”的工作,就是专门负责联系羊毛群主,企图绕过这些“吸血”的中介代理。这在秦广志和包子看来,这一举措着实可笑,但也看出互金平台对流量的饥渴和无奈。

迁徙者:年入百万

实际上,这场游戏中,一个重要的参与者,是平台运营者。

他们一般身处运营要职,手握预算,他们是灰色流量产业链里的“摆渡人”。

“动物会按着季节,寻找更加肥沃的生存环境”,顾明说,“我也一样,会寻着钱味而动”。

顾明,是一家有名的互联网金融公司运营负责人,他称自己为“迁徙者”。

迁徙者,这是他对这个群体的定义,他们如野兽般敏锐,狡黠而出手狠毒,靠着疯狂吸食每个公司的预算提点而活,一旦吸食干净,就飞往新的多

转载请注明:破洛洛(谢谢合作)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

    最新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