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破洛洛 >> 建站学院 >> 网站运营 >> 站长茶馆 >> 正文

郭德纲与曹云金的撕逼大战 却给创业者上了一堂课

作者:佚名 来源:chinaz 更新时间:2016-9-9
分享到

相声兴起于清朝,曾一度活跃在街头巷尾、茶馆戏园等场所,但出于表演形式、内容、观众喜好等多种原因,传统相声逐渐没落,上世纪90年代逐渐走入谷底。

直到1995年,以郭德纲为首的众人开办“北京相声大会”,为相声界注入新鲜血液,“非主流相声”、“三俗相声”逐渐被人们接受,后来更名为“德云社”,名字逐渐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知。

2004年,郭德纲拜侯耀文为师。这是郭德纲成名后拜师传统相声艺人,从此他与主流相声搭上了“血缘关系”,打这起“相声族谱”里有了郭德纲这一号人物,他讲究这个。

随着郭德纲出镜越来越多,名气越来越大,水涨船高,与此同时德云社分社越开越多,规模越来壮大。

德云社如今的规模很少有其他相声团体能够比拟,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400多人的“团伙”管理上并不容易,作为团队“老大”郭德纲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媒体关注。

“老派”师徒关系,已经不适合现代管理

早在1980年代相声演员被体制化后,大部分相声演员都收敛了“江湖气”。郭德纲一出道却带着强烈的江湖气。究其原因,郭德纲7岁拜师学艺,他在传统艺人的规矩熏陶下长大,梦想就是有朝一日成为“角儿”。他讲面子,像旧时代的“角儿”一般立规矩。

优酷网《名人坊》制作人刘铮说:“郭德纲是老派艺人,和他合作,你得遵守一些曲艺行当的老规矩。

比如中午前他不见客,因为头天晚上散戏后,传统艺人得吃夜宵,睡觉已经半夜了;饮食上,得准备他吃得可口的饭菜:拍黄瓜、炸酱面。

这合传统艺人的性情:不爱大鱼大肉,爱有滋味的平民饭菜。后台吃饭,我看德云社的座次是有讲究的:郭德纲坐主座,于谦一旁,徒弟不能先吃。他很在意这些辈分排次。”

所以郭德纲在这方面很注重,尤其是“三节两寿”(三节,端午节、中秋节、春节;两寿,师父、师娘生日),郭德纲会带徒弟跪拜张文顺、侯耀文。自己的徒弟对待自己也是如此。门下徒弟从童子功教起,品质不端者扫地出门,尤其憎恶不孝不敬之人。

跟老派艺人相同的另外一点,师父们决定徒弟们命运。比如他徒弟“烧饼”朱云峰、曹云金,开始有名气时,能否接活出去演出,全凭郭德纲一人决断。

而整个德云社的成员基本都是建立在师徒关系的基础上,师父具绝对决断权。现代人个性独立、注重人权,这样的“老派”关系,在现在的社会恐怕已经不太适合了。

家族化结构,终身合同,这样的团队既不稳定也不长久

相信听过郭德纲相声的朋友们,知道郭德纲将徒弟分成三个类型——儿徒、学徒和叛徒,每当说到此处,于谦往往会给捧一句“你重点说说叛徒就可以了”。可以看得出,虽然都是徒弟,身份是不同的。而前面提到的烧饼、曹云金都属于“儿徒”。

郭德纲也说过:“我徒弟都是于谦的干儿子;徐德亮、张德武是张文顺的徒弟;高峰是张文顺的干儿子;张文顺给我捧哏这么多年,李菁、高峰也是跟我多年的师兄弟;李菁的徒弟又是我干儿子。”

从德云社的人际关系,可以看得出这是沿袭了中国传统戏班色彩的家族式管理式,既然是家族式关系,就避免不了厚此薄彼,就会削弱人员之间的平等、公平。

2008年,徐德亮因为在德云社收入太低,宣布和搭档王文林退出德云社。郭德纲在年底的封箱大会上排了个节目让所有德云社演员都出来骂徐德亮王文林,当时何云伟、李菁也在其中。

何云伟、李菁与徐德亮、王文林是多年故交,有些人在认识郭德纲之前就已经相互认识了。不知道郭德纲是否想过,这些人今天既然能为了郭德纲骂别人,明天也就能为了别人骂自己。家族式关系,并没有想象中牢固。

在这之后,德云社员工聘用便有了曹云金以及其他“叛徒”所提到的“终身制”、“百万违约金”之类“传说级合约”。家族化结构,“终身制”看似稳定,事实证明这才是不利于内部团结的隐患。

“角儿”负责制,老大独断,企业未来堪忧

转载请注明:破洛洛(谢谢合作)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