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破洛洛 >> 建站学院 >> 网站运营 >> 站长茶馆 >> 正文

中兴海外忧思 官司中前行?

作者:佚名 来源:chinaz 更新时间:2012-5-30
分享到

顶着深圳33摄氏度的高温,避开外界关注,中国最大的两家通讯设备公司悄然走进法庭。5月9日,在深圳市中级法院,中兴与华为的知识产权互诉案件正式开庭审理。

在此之前一周,诺基亚5月2日正式宣布,将对HTC、RIM和优派提起有关45项专利侵权的诉讼。

过去两年来,无数错综复杂的专利诉讼在全世界多处爆发:宏达电起诉苹果也起诉华为;谷歌起诉微软,摩托罗拉也起诉微软;甲骨文起诉Facebook,雅虎也起诉Facebook,英国电信起诉谷歌和甲骨文……在全球化市场争夺中,技术与专利的主导权争夺正愈演愈烈,成为产业巨鳄们决战的主阵地之一。

对于正在逐渐走向全球化市场的中国企业们来说,这正在成为新的壁垒和考验。

在过去的两年中,中兴和华为,这两家来自中国的全球化电信设备供应商,在多个国家的市场无奈地甚或是莫名其妙地遭遇到挫折。

除了频繁遭遇诉讼外,美国、澳大利亚,以及印度,都以国家层面的理由,对包括中兴通讯、华为在内的中国公司,予以苛刻的准入条件,甚至直接拒绝中国公司进入其部分商业领域。

隐藏在这些围追堵截现状之下的,是在看到中国企业的成本优势消失之后,传统国际产业巨头对有威胁的高成长的中国企业进行的新一轮市场狙击。

通信设备产业可以说是中国体制改革最早、市场化程度最高、国际竞争实力最强的科技产业之一,中兴、华为也是中国创新实力最强、全球化程度最高的科技企业之一。

这一定程度上意味着,中兴现在的烦恼,中国其他科技企业现在或未来也都可能遇到。

更进一步的问题是,面对中国企业“走出去”遭遇的殊死竞争,国家层面应该如何作为?如何助力?

当成本优势之剑磨钝的时候

一直被视作是中国全球化最成功企业之一的中兴,正面对自己的成长烦恼。

此前,中兴4月27日发布的最新财报显示,公司2012年第一季度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1亿元,同比增长了18.5%。但若扣除相关汇兑收益等毛利率约为27.4%,低于2011年一季度的毛利率32.2%。

虽然,利润下降的一个原因是中兴在欧美一些重要的区域抢占市场的代价,但是在一些业内人士人看来,这也是中兴正在遭遇的诸多内外问题在业绩上的折射。

“比如,我们的成本优势正在减小。”5月8日,中兴通讯执行副总裁谢大雄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随着汇率、通货膨胀、人力成本增长,以及外资公司的本地化和研发转移,近年来中兴与欧美公司的研发成本差距正急剧缩小。

这是所有中国企业都正在面临的问题。过去业界传言:“美国人发明东西,日本人把东西做好,韩国人把东西做滥,中国人把东西做到没钱赚”,但现在,“廉价中国”时代已经结束。这意味着,中国企业过去以低成本、低优势杀出一条血路的发展策略,将不得不改变。

对快速发展的中兴来说,这种改变的压力来得更快更猛。在许多人眼里,中兴已经大量进入海外市场,海外收入占据企业主要收入份额,且目前仍在不断开拓全球业务,是一家全球化的公司。而恰恰如此,过去10多年,中兴、华为等中国通信企业得以走出去的主要靠的就是成本优势,而当竞争的条件、环境发生改变之后,挥动这支利剑制胜的底气不会那么充足了。

战略必须有所改变。比如华为,今年以来已经见不到“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激烈价格战。

在中兴通讯执行副总裁谢大雄看来,通过科技创新进行技术突破,才是打开新天地的煌煌正道。

“这就像是三大战役,第一战打基础打成本,第二战比拼营销服务,最后还是要回归到科技创新。”他说。

单个企业难以负担的问题

“我们内部有一句话:一代看着跑,二代跟着跑,三代并肩跑,四代希望领先跑。”谢大雄说,从技术的积累与产品的竞争来讲,中兴、华为等中国企业现在已经能够跟国外企业同台竞争,并不比人家差,在4G时代领先也不是不可能。

“但如果还要再向前一步,还需要国家给予一些力度更强,更集中的持续支持,解决很多一个企业难以担负的问题。”他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

一个例子是,中兴生产的手机中的芯片,原来海外采购价格昂贵,后来自己设计生产,更便宜且更安全。但当中芯把芯片设计好以后,由于中国芯片产业的基础相对落后,高性能的芯片只能找国外厂商代工,还是会受到国外厂商的制约。

“以前我们是跟随,比别人的晚一代、二代,没有对他们造成大的威胁,别人愿意给我们代工,但现在大家的产品都差不多,别人就会优先代工他们的产品。”谢大雄说,类似的问题在产业链的很多环节都存在,而这些关键性的问题,已经不可能是某一家企业自己能全部解决。

这只是中兴面临的多种“封锁”之一。一位设备厂商人士说,在中国企业走向海外的过程中,外资厂商一般会采取不同的策略,如果中国企业相对弱小,对方会给予一定的支持,协助你做大市场,并从中获取大量利润;但如果中国企业比较强大,海外巨头就会进行严密的技术与产业封锁,并通过种种方式将其挤出市场。

这位人士认为,只有通过科技创新,借助产业转型升级,在国家的扶持下集合整个产业链的力量,才可能抓住最好的弯道赶超机会。

“所以,出现创新机会的时候,需要大家形成共识,国家也要有引导牵引,最好是对整个产业链有完整的规划,通过建立一个完整的产业生态引导整个产业链的全面成熟。”谢大雄认为,在此之前,中国大力推动了3G标准TD-SCDMA发展,虽然这一技术在不少人看来并不成熟,产业化程度与市场规模也晚于其他国际标准,但它确实带动了大批中国企业在产业的关键环节积累了大量经验。

“这是必须补上的一课。”他说,就像吃饼一样,虽然在3G上我们没有吃饱,但有了它打下的基础,在下一代通信技术TD-LTE上,中国就已经赶上了国际同行。

不过,即使如此,在芯片、测试仪表、模具等关键环节,中国企业与海外厂商依然还有明显差距,亟待政府在产业链层面的统一规划和政策扶持。

在谢大雄看来,目前中国产业关键领域获得的支持仍然不够,政策的扶持仍然有限,而且资源非常分散。“我们应该在一些关键的领域集中突破,比如芯片,比如发动机,如果它们解决不了,后面整个产业链都会遭遇发展的瓶颈,都会出现受制于人的大问题。”他认为,国家应该在每个关键领域扶持几家真正有竞争实力的行业,进行持续地扶持,“看准哪个企业的技术比较好,就要持续地支持,直到它实现大突破,进而带动整个产业链的科技创新提升。”

转载请注明:破洛洛(谢谢合作)
网友评论: